晚节不保的布拉特,在其一生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足球江湖里一位线年世界杯前他接受《法兰克福汇报》专访,当时南美足联带头“起哄”,要求世界杯从32队扩军至36队,布拉特这样一口回绝:“32,是个完美的数字,以前世界杯在只有24支球队时,小组赛就出现过猫腻球,无论24还是36,我都无法用数学方法找到完美的晋级规则,没有合理的赛制,足球运动很容易陷入诱骗和欺诈之中。”

精通4门外语又精于算计且为国际足联效劳超过30年的一个瑞士人,都无法从“24”这个数字中找出完美的晋级规则,可见“24“的水有多深。

扩军为24队的欧洲杯制造出有史以来最烂的小组赛。这种“烂”不单因为只有1.92的超低场均进球,进球如麻的比赛并不一定就是经典,这种“烂”从预选赛开始贯穿始终因扩招而导致整个剧情拖沓灌水,毫无张力悬念可言,12年前丹麦人和瑞典人那场做死意大利的2比2遭千夫所指,类似的反面教材在这次小组赛第三轮俯拾皆是,无论0比0还是3比3,都成为“24”这个不吉利的数字背后一连串再正常不过的暗合。

“24”,是数字层面的灾难,更是道德层面的崩溃。四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都能晋级,只会让强者更世故,让弱者更狡黠。

从1960年首届欧洲杯开始,这个赛事就一直在寻觅一种可以流芳百世的赛制,其间也闹出过不少笑话,如第三届欧洲杯半决赛,由于当时尚未引入点球决胜规则,意大利队居然是靠一枚1916年的10法郎硬币淘汰了前苏联队,由于遭到舆论炮轰,当意大利人在决赛中又与南斯拉夫队战成平局之后,欧足联才临时决定用重赛的办法代替掷硬币定输赢。

直到1980年第6届欧洲杯,这项赛事才形成“赛会制”的雏形,8支球队进行14场比赛,球迷可以享受到连续11天的足球大餐。而1996年首次“扩招”成16支球队后,东道主英格兰最切肤的感受就是上座率并不如预期那般圆满,俄罗斯与捷克的比赛,纵有波博斯基的飘逸秀发和3比3的惊艳比分,安菲尔德看台上也就来了万名球迷虚报上座率从此成为遮羞的布料,这场比赛的上座率至今仍在组织者的官方数据中显示为:21128人。

从8到16再到24,欧洲杯已经从一位矜持审慎的大家闺秀,沦为俗不可耐的拜金小姐。作为“肇事者”之一的FIFA主席因凡蒂诺,眼下又在鼓吹2026世界杯扩军至40队。

冗长、繁琐、特别是“回旋余地”过大的赛制既是杀死足球魅力细胞的元凶,也是滋生种种腐败交易的温床。

比利时队首发11人若在本国联赛踢球,你将很难想象他们现时能处在欧洲第1、世界第2的高位。16队组成的比利时甲级联赛,用近7个月时间踢完双循环“联赛”后,仅有最后1名降级,连倒数第二都能安全,排位第1至第6名的球队需再打争冠组附加赛,球队起点积分为常规赛积分减半加双循环附加赛积分,积分最高的球队夺冠;而第7到第14名要分成2个小组进行更加荒唐无聊的欧联杯附加赛这2个小组的头名不仅要再打主客场附加赛,胜出球队还需与争冠组的第5名进行两回合附加赛,最终取胜者才能拿到1张欧联杯门票!用16场比赛去争夺1张欧联盟门票,相当于用2个小时前戏去接一个吻。

类似比甲这种“交谊舞型”赛制近年不乏追慕者,比如日、韩、澳联赛,比如拥有30队壮观规模的阿根廷甲级联赛,还有苏格兰、波兰和罗马尼亚的联赛等。这种具有充分“腾挪空间”和“算术操控”的赛制,不仅未能从实质上提升这些国家联赛的水平,反而因大量鸡肋赛事的填充而彻底倒了球迷的胃口。

事实上,只有博彩公司乐于看到这样的赛制,英国《每日电讯报》博彩业研究专家麦克尼尔总结出当代博彩公司的盈利哲学:1、创造更多的赛事资源;2、让夺冠、降级或晋级公式尽可能复杂化;3、让联赛“杯赛化”、让杯赛“联赛化”真可谓精彩至极的业内观察。

比尔-盖茨最欣赏的历史学家克里斯蒂安在《极简人类史》篇末曾发出警告:我们与日俱增的力量,带来了许多我们准备不足的重要责任,地球村的高度复杂性也使人类社会可能面临令人恐惧的崩溃,就像当年的苏美尔和玛雅一样……过度商业化和政治化的世界第一运动也正面临这种看似遥不可及的崩溃。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