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狮军团是欧洲杯历史上第二支头四场比赛均零封对手的球队。且此前12场比赛中,三狮军团只被波兰的Jakub Moder攻破过大门(3月份的世界杯预选赛中)——三狮军团已然刷新了自己的不失球纪录。电讯报记者Daniel Zeqiri便谈论了这一话题。

说实话,对于门将容易犯错、首选中后卫刚刚伤愈回归的三狮军团来说,能在本届欧洲杯头四场比赛零封对手,显然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了。

这也有力地证明了索斯盖特战术策略的正确性——即便此前他的策略一直被批评为“过于保守”。同时历史证明,能够在欧洲杯取胜的球队,往往是小心谨慎的球队,即使是曾连续两届欧洲杯夺冠的西班牙,他们也乐于1-0取胜,所以历史是站在索斯盖特这一边的。

当然,足球是圆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果苏格兰的亚当斯破门得分,或者托马斯-穆勒把握住了绝佳的破门机会,那么三狮军团略显薄弱的进攻能力,将会受到更严格的考验。

尽管斯通斯和马奎尔在英格兰对阵德国的比赛中表现强劲,但人们对于英格兰后防线球员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事实上,索斯盖特自己可能也有一丝担忧,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在寻求强化球队防守力量的方法。

撇开托马斯-穆勒那次绝佳的得分机会不谈,我们很少看到英格兰后卫被迫在开阔空间里独自面对德国进攻球员的威胁。比赛大多数时候,英格兰都会保持四名防守球员进行防守。而且在失去控球权的情况下,英格兰也会立马切换到防守阵型。

这并不意味着索斯盖特是一个战术上的异类,或者说他们异常谨慎。图赫尔治下的切尔西,很少会偏离三后卫的战术体系,若日尼奥和坎特这对中场组合,按照图赫尔的线号”。瓜迪奥拉在战术上并不擅长收缩防守,但在某些比赛中,他的外场球员也会被划分为明显的“两派”,五名进攻球员和五名负责阻止对手反击的球员。

索斯盖特试图用不同的方式来达到这种平衡。在首场1-0击败克罗地亚的比赛中,索斯盖特要求边后卫凯尔-沃克和特里皮尔表现得更加谨慎,并紧紧盯防对手的中后卫。

菲利普斯(14号)和赖斯(4号)一直都占据着自己的中场位置。但在对阵苏格兰的比赛中,他们会和中后卫组成了一个四人防线。

英格兰在上半场其实遇到了一些问题,他们中场力量显得有些薄弱,人数上也存在劣势(二对四)。赖斯、菲利普斯与格雷茨卡、克罗斯对位,但托马斯-穆勒和哈弗茨也在中场给英格兰制造了不小的麻烦——所幸危机最终都被化解。

三狮军团并非是本届欧洲杯上唯一使用三后卫战术的球队,法国在对阵瑞士之时,也采用了三后卫战术,但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与英格兰不同,法国球员似乎并不知道德尚对他们的要求是什么,或者说他们对三后卫的计划并没有信心。

英格兰之所以能在对阵德国的比赛中成功执行这一战术,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凯尔-沃克以右中后卫的身份出场比赛——他成为了三狮军团灵活切换防守体系的一个关键人物。他的存在,让英格兰仍然可以很好地在边路进行防守,并且在边后卫前攻之时完成补位。

凯尔-沃克在英格兰对阵德国之时的热图(英格兰从左向右进攻),他更像是一名右后卫,而不是中后卫

顺便说一句,这有点儿类似维纳布尔斯在1996年欧洲杯上的成功策略——加里-内维尔和斯图尔特-皮尔斯出现在托尼-亚当斯的身旁。近一点的案例,那就是2016/2017赛季孔蒂治下的切尔西,阿斯皮利奎塔多次以右中后卫的身份,为迭戈-科斯塔送出传中球。克里斯-怀尔德的谢菲尔德联也因为麾下中后卫在进攻中所发挥的作用而受到称赞。阿森纳左后卫蒂尔尼在类似位置上也有着不错的发挥,无论是代表苏格兰出战,还是此前帮助阿森纳赢得足总杯冠军。

当特里皮尔决定前插压制德国左后卫戈森斯之时,凯尔-沃克可以留在后防线上,协助防守——英格兰突然变成了一个由凯尔-沃克、斯通斯、马奎尔和卢克-肖组成的常规四后卫防线。如果你选择三名正统中后卫,那么你就没有这样的战术灵活性,就如同法国的瓦拉内、朗格莱、金彭贝(更不用说让拉比奥特出现在左后卫位置上了)。

在索斯盖特治下,三狮军团试图建立一种更深思熟虑的方式,并通过在后场控球来避免危机。有时候英格兰的控球是相当枯燥的,甚至会让人觉得赖斯和菲利普斯在英格兰组织进攻之时显得有些多余,但英格兰确实是按照既定的“比赛节奏”踢球。很少有球队能够在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收获具有威胁的反击。

索斯盖特很幸运地拥有斯通斯和马奎尔这样的后卫,他们有不错的传球能力。在过去几十年里,类似马奎尔这种“会踢球的中后卫”可谓是拥有“独角兽”的地位——鲍比-摩尔和费迪南德,他们都是罕见的例子。当然,作为新一代后卫,马奎尔和斯通斯也是不同的。

在欧洲杯赛场上,英格兰在防守三区的传球次数实际上比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多,平均每场比赛106.3次,这是欧洲杯16强球队中防守三区传球第三高的数据。

有人可能会说,这表明意大利和西班牙更擅长将球转移到中路,或者进攻三区,但这也是英格兰最引人注目的风格。

在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中,英格兰凭借疯狂的紧逼,摆脱了困境。这可能是他们这个夏天表现最好的20分钟。三年前,英格兰在对阵克罗地亚的世界杯半决赛中“失去了活力”,所以索斯盖特知道在一个残酷赛季结束之后保持球员体力的重要性。因此,英格兰选择在恰当的时机再向对手施压——通常是在比赛刚开始之时。

平均每次完成防守时进攻方连续完成的传球次数(PPDA)是一个很好的指标,能很好反应一支球队的紧逼强度。他们在进行拦截、抢断、犯规或者赢得球权前准许对手的传球次数越少,他们的紧逼力度就越大。所以PPDA的数值越低越好。

本届欧洲杯比赛中,三狮军团的PPDA数据为17.6,是8强球队中紧逼程度最低的球队——因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们是采用了“有限度的紧逼”。同时,本届欧洲杯中只有芬兰、瑞典、斯洛伐克、威尔士和匈牙利的数据比英格兰更高。相较之下,西班牙的PPDA仅为8.2。

英格兰在每场比赛的犯规次数,其实处于赛事诸队的中上游水平,但是赖斯和菲利普斯在比赛中确实显得非常有斗志。本届欧洲杯比赛中,只有两名球员的犯规次数超过菲利普斯——如果他能收放自如,那么他的犯规将会是非常有价值的。它阻止了对手潜在的威胁,给予了队友更多组织防守的时间。

对阵德国的比赛中,要不是赖斯和菲利普斯在上半场吃到了黄牌,他们可能会尝试更多的犯规,以干扰德国人的进攻。他们在上半场遭遇克罗斯和格雷茨卡的挑战,但随着比赛的深入,他们变得更加强大,就如同三狮中场老前辈那样,在犯规的边缘不断试探。

三狮军团在本届欧洲杯上的表现还谈不上完美,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头四场比赛中零封对手,必须感谢门将皮克福德在重要时刻的敏捷表现和出色的反应能力——他在门前抢眼的表现,无疑是这届赛事上的一大惊喜。

皮克福德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扑救,无疑为球队取得四场零封起到了关键作用。当然,在这背后,也源于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第一粒失球”——球队的良性循环给了他们信心:防守球员不会频繁让门将暴露在对手“炮火”之下,所以自然能够避免失球。

皮克福德在比赛中没有面对过多的射门,所以他的注意力是非常集中的。一名门将在长时间不受干扰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扑救,是这名门将真正质量的体现。英格兰并没有给予对手太多射门的机会。

虽然此前人们并没有质疑过皮克福德防守远射的能力,但人们对他的一对一防守和出击能力,还是有一定的担忧。可是就目前情况而言,无论会出击阻挡斯蒂芬-奥唐尼尔的射门,还是将哈弗茨凶狠的抽射托出横梁,皮克福德的表现都完全值得人们为他喝彩。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