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54年的瑞士世界杯决赛中,德国人不可思议地战胜了当时世界公认最强的匈牙利队,第一次赢得了世界杯冠军。这一难得的胜利被德国人誉为“伯尔尼奇迹”,而此奇迹对于战后德国的重建工作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促进作用,很快德国就以奇迹般的速度重新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经济强国。事情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亲历过那场决赛的球员们也已大多不在人世了,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已作为民族英雄而被写进了历史。不过,日前从德国传出的一条惊天内幕——当时的德国队服用了——让他们的英雄形象蒙了羞。

布林尼曼是当时伯尔尼体育场的门卫,他回忆说,“决赛结束以后,我在打扫球员休息室的时候在下水道发现了很奇怪的空药瓶。”布林尼曼将药瓶交给了瑞士一家名叫旺德的食品公司,然后他就被要求保守秘密,而这一秘密因此而被封存了整整50年。近日,布林尼曼终于将此秘密揭露于世。

84岁的劳根是当时的队医,对于外界的质疑,他回答说,“是维他命C,我给他们注射了维他命C。它可以提高运动员的耐力,尽管无法测出准确效果,但球员们都很相信这个理论。”

果真是维他命C吗?德国国家电视二台的历史学家科瑙普专门就此做了一期节目,这期节目将于4月27日在电视二台播出,而科瑙普还将出版一本书来配合此期节目。丹哈特是此书的第二作者,他明确表示,劳根隐瞒了真相,“球员们成为了体育政治的牺牲品,对此我很难过。他们当时是军人,所以必须要接受命令,这些命令在我看来都是不人道的。”从球员们随后的遭遇来看,注射的药品也决非维他命C。世界杯决赛之后仅仅过了3个月,球队的绝对主力瓦尔特、拉恩和胡布希3人都得了黄疸性肝炎。

劳根是这样解释的,“可能是在注射之前少了正确的消毒措施。”据他回忆说,当年他在前苏联实习的时候买来的消毒柜最高温度不达标,所以无法杀死病菌。但这一解释在立伯里希和海尔曼的死亡面前未免太过苍白,这两位球员最终都死于肝癌。

肮脏的针头、黄疸性肝炎、……这些丑闻对于近况糟糕的德国足协来说更是火上浇油。足协主席弗菲尔特愤怒地还击道,“如果不消除那些捏造的丑闻,人们是无法欢庆胜利的。我百分之百相信,当时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主席先生未免太“暴戾”了,其实即使真有事件又能怎样?因为当时的游戏规则还不健全。正像《图片报》所总结的那样:“尽管服用了违禁药品,但伯尔尼的英雄们永远都是英雄。” 作者:林龙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