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我在里斯本,就是葡萄牙自己的比赛,不转播,就这点气人,我辛辛苦苦赶到酒店,打开一看,没有,前面还在放花絮,比赛正式开始了,没了。我跑到外面去抗议,抗议没办法,耸耸肩,酒吧去,酒吧是很多,酒吧都拿了个电视机在招待。可是,我告诉你们,郁闷呐,没人看,我还拍了一些照片。

窦文涛:那天我看咱们微博,说是聊了一回欧洲杯,说哎呀,盼着他们聊欧洲杯,聊了一回又很失望,后来又有一个人说,说主要是只来了一个球迷,只有文道,那个时候许老师还在欧洲。

梁文道:对,还在欧洲,然后跟我们一起坐是马家辉,马家辉连巴神到底是什么人,都搞不大懂,你说咱这球怎么聊。

窦文涛:所以咱们等到许老师,而且许老师这算是怎么说呢,我觉得是镀金的球迷了,因为人家看欧洲杯可是在欧洲的咖啡馆里,还是酒吧里?

许子东:我去的国家全都踢的不错,你看意大利、希腊中间一段也不错,西班牙、葡萄牙,我去到那边,他们的东道国都在比赛。可是我告诉你们,我郁闷死了。

许子东:你想假如我在香港、深圳或者是上海,我这一个月神仙一样的,白天写写文章,睡个午觉,晚上看球,高清,中央转播。

许子东:可是你到了欧洲,首先第一个,我白天都在玩,你不可能说我养精蓄锐,我得玩,晚上看球是好时光,它就是晚上7点45分,8点45分,9点45分,都有时候。可是我告诉你第一,欧洲的酒店里的电视大部分不转播欧洲杯。

许子东: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在里斯本,就是葡萄牙自己的比赛,不转播,就这点气人,我辛辛苦苦赶到酒店,打开一看,没有,前面还在放花絮,比赛正式开始了,没了。我跑到外面去抗议,抗议没办法,耸耸肩,酒吧去,酒吧是很多,酒吧都拿了个电视机在招待。可是,我告诉你们,郁闷呐,没人看,我还拍了一些照片。

许子东:这是在希腊的岛上。当然了,你可以解释说这是游客,可我也是游客。另外一个这个是在里斯本飞机场下来,我来拿行李的时候,他们在踢点球,这个总算是他们自己国家队在,所以在行李架前看球了,这个总算是热情了。

许子东:这个问题我想跟文道聊一聊,我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上次世界杯的时候也是这样,我还特地到现场去。你在现场,你在自己国家队比赛的时候,它是很热闹,可是只要一不是他们自己国家队,在很多公众场合,即便你有电视机,欧洲人对于欧洲杯的关心程度,在我看来远远不如香港人、内地人,这是个什么道理呢?我还在那边问他,他有一个饭店,电视机放在那里,我一个人在看,那一天我忘了是哪两个队的比赛,那两个怎么队的比赛,好像是瑞典还有一个什么队,只有我一个人在看。最后那个服务员还跑出来问我,说你从哪里来?我说我从中国香港来。他说他们跟你有什么关系。说这两个球队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足球有关系。我也发了一个微博,我就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你觉得这是什么道理?

梁文道:我不太肯定。但是一般欧洲有足球传统的国家,他们的那种足球的廉洁感,主要是联系在自己心仪的球会上,地方球会,多于国家队,比方说英国,当然也有例外,英国人还是很支持英格兰国家队,但是你让他比较,你比如说一个曼城的球迷,你喜欢曼城还是英格兰国家队,他肯定是喜欢曼城,因为那个是经常性的仪式,因为比如说我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就告诉我说,他从小到达。我问他说,他现在在英格兰那种联赛已经打到英丁还是英丙的那种烂球队。我说什么烂球队你还看。他说没办法,我爷爷就开始看,我爸小的时候,我爷爷带他看,我小的时候我爸爸带我看,每个礼拜就两件事,一个礼拜天上教堂,一个礼拜六进球场,那是这样的一回事。所以他这个认同感主要是俱乐部。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